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 秀场 >  正文内容

混子的挽歌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追债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来源:泸州新闻网    时间:2019-05-14




    出了门之后,我们直接去了网吧对面的一家小餐馆,啸虞打电话,把刘小婉也叫来了,十多个人把两张桌子拼在了一起,随后磊磊找了好几个借口,坐在了张琳的旁边,我一看就知道,他是又发春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年轻人,一顿饭的功夫也就熟络了,推杯换盏的喝了不少的酒,后来一聊天我才知道,原来大忽悠的本名叫蒋正,在小学的时候,我们俩还做过几天同学,不过没几天,他就调去了别的班。

    一顿饭快到尾声的时候,冷欣接到了扈潍的电话,我们跟大忽悠他们打了个招呼,就都离开了,五分钟之后,一台别克gl8停在了餐馆的门口,扈潍降下车窗看了我们一眼:“上车!”

    上了车之后,我发现车上只有扈潍和阿虎,阿虎回头看了一眼跟啸虞一起上车的刘小婉:“怎么个意思,要账也带着啊?”

    “哥,小婉家里没人,能不能让她在车里等着咱们?”啸虞呲牙一笑,问了扈潍一句。

    扈潍摇摇头:“不行,咱们这一去,还不知道几天能回来呢,带着个女孩子不方便,再说,这个事也危险的!”

    “老公,我能照顾好自己,不然你就去忙吧!”刘小婉抱着啸虞的胳膊,有点不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办?”啸虞看了扈潍一眼,又看着刘小婉,有点为难。

    “我去朋友家住,没事的,你放心好啦!”

    “去哪啊美女,我们送你!”扈潍对刘小婉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九一小区!”刘小婉想了一下,说出了一个地址。

    “妥了!”

    阿虎点点头,gl8轰鸣着就窜了出去,啸虞坐在我边上,腻腻歪歪的看着刘小婉:“媳妇,我到了那边,要是想你怎么办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给我打电话呗,聊qq也行!”刘小婉把头靠在了啸虞的肩膀上:“多晚我都等你!”

&nbs得癫痫病能治疗好吗p;   “啵!”

    啸虞撅着嘴就亲了刘小婉一口,刘小婉也大方的回应,两人就当着我们的面开始了湿吻,看的我脸红心跳,嗓子发干。

    “哎!你俩注意点影响,这么多人呢!”磊磊有点嫉妒的推了啸虞一下,但啸虞完全不受影响,反而更来劲了,亲的‘吧唧!吧唧!’的响。

    冷欣也跟着点点头:“就是,别啃了!好像谁没亲过嘴似的!”

    “别吹了,你不是处男吗!”磊磊鄙视的看着冷欣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个jb,我早就不是处男了!”冷欣愣了一下,傲然回道。

    磊磊听冷欣说完,眼睛瞪的老大:“啥时候的事?我成天跟你在一起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这话说的,谁还没有点私生活了!”冷欣嫌弃的看着磊磊,目光中充满了孤傲和鄙夷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在吹牛逼!”磊磊吸了一下鼻子,一点都不信。

    “我啥时候吹过牛逼?我真不是处男了!”冷欣梗着脖子,极力辩解着。

    “嗯,那次你们过生日,冷欣喝多了操过沙发!”我跟着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我一说完,全车的人都被我逗笑了,冷欣红着脸,看向我的目光越发尖锐了,我顿感菊花一紧……

    很快的,车就开到了九一小区,啸虞跟刘小婉依依不舍的告别之后,gl8再次启动,向着我们的目的地驶去。

    刘小婉走了之后,扈潍拆开一盒玉溪,给他们每个人发了一根,幽怨的看着阿虎:“唉……还是年轻好啊,成天身边都有妞,不像咱们,岁数大了,性生活基本都得靠手!”

    “那个,我有的时候,也出去嫖……”阿虎嘿嘿一笑,深藏功与名。

    “虎哥,你下次去嫖/娼,带我一个呗!”冷欣听阿虎说完,眼珠子都绿银川专业治癫痫的医院了。

    “这玩应还用人带啊?你就自己去呗!”阿虎开着车回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不……”冷欣差一点脱口而出,说了不敢,但看见我们的目光之后,继续道:“我自己不是没意思吗,这玩应,人多,热闹!再说咱俩找一个,还能省钱呢!”

    “滚犊子吧,谁家小丫头一次接两个客人啊!”扈潍撇嘴骂了冷欣一句。

    “找小丫头干啥,这玩应你得找老娘们,活好、耐操、事还少!最主要的是便宜!”冷欣十分懂行的说了一句,随后用手指头戳了一下阿虎:“虎哥,回来咱俩去!你请我!”冷欣说的理直气壮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跟你玩,你整的埋汰……”阿虎瞬间洞察了冷欣的本性,机智的回绝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你,多少钱的玩应啊,你就舍不的!一个老娘们70块钱,这样,咱俩aa制,一人35,行不?”冷欣有点莫名的急眼了。

    “不去!”阿虎不擅长开玩笑,烦躁的拒绝了冷欣。

    “那我出点血,我出45,你出25,这行了吧,但是有一点,我出的钱多,必须我先操!”冷欣一个人,就把这个事给决定了。

    “多少钱我也不跟你玩,你给我滚一边眯着去!”阿虎扭头,用无助的眼神看着扈潍:“潍哥,你还别说,就冲这小子不要脸的劲,还真是个要账的料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们都挺埋汰!”扈潍也跟着笑了一下,随后看向了磊磊、啸虞我们:“你们有妞别光顾着自己玩,有好的也给我介绍一个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潍哥,你的事就是我们的事!”

    “那还说啥了,好姑娘必须跟着潍哥走啊!”

    啸虞和磊磊异口同声的开口,一下子就把扈潍逗开心了,但是我心里清楚,啸虞是个纯粹的把b犯,什么姑娘到了他手里也跑不掉,至于磊磊,他倒是不太把女孩当回事,但是他给扈潍介绍的,肯定都是他睡过的。

    “对了潍哥,今天怎么没见到,你上次的那些朋友啊?”我看了一眼扈癫痫药有哪些潍和阿虎,有点纳闷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哦,我们是一个圈子的,但是不在一起混,上次是去外地要账,而且也不是我带队,所以去的人多了点,今天是我自己接的帐,所以就带着你们去要了!”扈潍声音不大的解释了一句,随后在手包里拿出了几张欠条递到了后面,磊磊伸手接过来,递给了我和啸虞一人一张,我看了一眼,我拿的这张,欠款人叫李宝善,金额是21万,这么大一笔钱,着实把我吓了一跳,我又看了一眼磊磊和啸虞的,一个叫焦智的,欠了8万,还有一个叫李淑芳的,欠了23万。

    扈潍见我们看完了欠条,给我们介绍道:“焦智是水泉县人,养殖场的老板,欠了8万块钱的饲料钱,这笔钱三年多了,是个死账,要回来的话,咱们能分不少,李淑芳是安壤人,半年前去内蒙古开了一个饭店,这笔钱是开店时借的高利贷,最开始的几个月,她还能按时还利息,但是最近饭店经营的不好,兑出去了,她用卖店的钱还了一点本金,到了这个月,她连本金和利息都还不起了,债主怕她跑路,所以咱们拿回18万5的本金就可以了,不过欠条上写的是23万,18万5之外,多要的都算咱们的!”听到扈潍提起水泉,我一下就想起了王芯蕊,也不知道他被万鹏带到水泉之后,生活的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先要哪个啊,潍哥?”啸虞翻看着欠条,开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李宝善!”扈潍开口说出了一个名字:“这人是个滥赌鬼,这张条子,就是在赌局上签的,之前已经有两拨人,拿着这张欠条跟他要过钱了,但是都没拿回来,李宝善这个人常年借债,早就死猪不怕开水烫了!”

    “别人要不回来,咱们能行吗?”磊磊听说已经去过了两拨人,有点没什么斗志。

    “试试呗,听说李宝善最近赢了一笔钱,逼一下他,应该能还上!”扈潍笑了一下:“而且,咱们比前面的人有优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优势?”半天没说话的冷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以前的人都是在赌局上抓到的李宝善,出去连打带骂的,一点用没有,但是我把他家的地址打听出来了,他这几天在家,跟家人呆在一起呢!他这个人挺顾家,折腾一下,他应该受不了!”扈潍言简意赅的介绍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样不好吧……”听扈潍说完,我有点挺难接受的:“祸不及家人呀……”
<北京军海医院口碑br>     ‘刷!’

    扈潍听我说完之后,转过头看了我半天,他的三角眼眯起来之后挺吓人的,我都没敢跟他对视,扈潍看了我半天,才缓缓开口:“你他妈傻逼吧!”

    “潍哥,你别搭理他!他脑子不好使!”磊磊听扈潍说完,连忙打了一下圆场,说到我脑子不好使的时候,还伸手指了一下我的太阳穴。

    “是他妈挺不好使的!出去要账,还给我装上大侠了!”扈潍厌恶的看了我一眼:“香港片看多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低着头一声不吭,但心里觉得这么去别人家闹事,的确挺不好的,李宝善是个滥赌鬼没错,欠了一屁股债也没错,但是他的家人是无辜的啊,一想到李宝善家里,万一再有个像我奶奶一样,年纪那么大的老人的话,我实在感觉良心难安,但我又不敢跟扈潍犟嘴,只好一个人默默的坐在座位上,而且被他当着一车人骂了一顿,我也感觉挺丢脸的。

    “潍哥,他没要过账,你别跟他生气!”啸虞也跟着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长点心!”扈潍冷着脸,再次训了我一句,随后继续道:“咱们虽然找到了李宝善的家,但是这笔账依然不太好要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,你不说李宝善挺顾家的么?”冷欣好奇的眯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委托我要账的人叫四哥,是开赌局的,李宝善村里的那伙赌徒,基本都在四哥的场子里玩,欠四哥钱的也不少,而且有不少都是老赖,不打算还钱了,咱们去找李宝善要账,如果要出来了,传出去之后,肯定也会有更多的人找他们要账,所以他们一定会帮李宝善!”

    扈潍说着话又从包里拽出了几张欠条,但是金额不大,都是几千到一万的,他用手指头点了点欠条上李宝善的名字:“李宝善这笔21万,四哥要全部收回去,其余的这些小欠条也都是他同村的,加起来有两万多,算是给咱们的辛苦费,能要回来多少,咱们就能拿走多少!李宝善是这个村子里,最难啃的骨头,把他拿下了,其他的小户,也都会跟着往外吐钱!”l0ns3v3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© xinwen.ysguq.com  泸州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渝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