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 八卦 >  正文内容

重生富家子最新章节_ 第0267章 麻烦事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来源:泸州新闻网    时间:2019-05-14




    领域文学网

    不是强龙不过江,江浙会的陈氏敢来福宁找事,是把自己当足了过江的强龙吗?

    俗话说的好,强龙不压地头蛇,谁是地头蛇呢?

    在福宁,刘坚绝对算是一条地头蛇的。

    居然有人惹到头上来,这叫刘坚有点哭笑不得呢,这要是他去外面欺负别人,可能也得低调点,而这拔来福宁的‘江浙会’人显然是太嚣张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飙哥,你发动了下人手,查出这拔人的下塌之处。”

    谭飙没说话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是谭莹的心腹,谭莹是刘坚的女人,那么刘坚向他发号施令,他也是认可的,因为他现在知道谭莹和刘坚是分不开的一体。

    “没别的,我就先叫人去办事?”

    谭飙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刘坚微微颌首之后,谭飙就先出去吩咐人了,吃饭也不差这几分钟吩咐话的时间嘛。

    转过脸的刘坚对苏晓道:“我们对江浙会陈氏不太了解,你给讲讲?他们敢来福宁搞事,显然是有一些把握的吧?”

    大家的目光都望向苏晓,在坐的大都知道这个女人的底细。

    苏晓已经成功的拉了刘坚下水,自然不吝啬把江浙会的一些情况分享出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目前的江浙会是由大佬陈放在主持一切事务的,也可以说是江浙会的第一佬,影响力在该会是最大的,我猜,这次来福宁的肯定是他第五子陈豪。”

    陈豪是谁?

    大该在坐的除了苏晓也没有人知道,没人插嘴,只等这个人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陈豪是江浙会后起之秀,替长老会摆平一切外围麻烦的角色,是个够狠够能力的人物,而且绝对能独挡一面,手下罗网了一些异士能人,如果只看表面,或他在明处带的一些人,那就要吃亏了。真正帮他做事的是那些不露面的异士能人,而他身边的那些不过是普通的跟班小喽啰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刘坚眉头微微一蹙。

    “异士能人?指哪个方面?”

    “癫痫医院那个好有特异功能者,有江湖诡士。有黑心杀手,但凡针对陈豪的人,再没有接近他时,就有可能被暗处这些人盯上,或遭他们的暗算。可以说防不胜防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这个陈豪还真是一条强龙喽?”

    “他一惯横行,极少办事失手,除非传递的消息有误,就象今天的事,肯定是他们没有料到苏绚本身具备一定的反抗能力,否则也不会这么轻率出手了,结果打草惊了蛇。”

    智者千虑,必有一失,看来这条过江强龙也有吃瘪的时候。

    刘坚又问。“姓陈的个人能力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这个咋说呢?哦,形象的比喻一下吧,他个人的武力值还在陕佬会的白莲之上,嗯,我说的是全盛时期的白莲,不是现在的白莲。”

    原来苏晓看出了白莲实力大不如前,猜她和被夺圣体有关,白莲圣体一破,实力直线降一半,若非破体和刘坚阴阳互益。恢复了不少,那就更不堪言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白莲现在的实力也与段志、谭飙他们不差上下的,真正强的是夺了她圣体的刘坚。

    而另一个更强的是苏晓。她的强大建立在龙虎秘门门主的牺牲上,她前夫形同被废,等于是牺牲自己成全了她,所以现在苏晓的‘击杀力’还在刘坚之上。

    而全盛时期的白莲应该和现在的苏晓差不多。

    如果说陈豪的‘击杀力’还在全盛时期的白莲之上,那这个人就十分可怕了,难怪他敢带人踩进北地西梁。

    这也是苏晓忌惮这个人的原因。以她现在的身手来说,对上陈豪都没有四成胜算,多半要败北呢。

    全盛时期的白莲是什么境界,只有刘坚清楚,段志和谭莹他们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还挺麻烦。”

    刘坚的面色稍有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苏晓道:“最麻烦的不是陈豪本人,而是他身边暗随的三个异士能人,一个比一个阴毒狠辣。”

    “你详细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三个是一定要防备的,第一个家伙叫王僧,是普陀山的弃徒,男生女相,是看上去很柔媚的面相,因离佛门已久,不再是秃头,不是太好辩认,注意其面容就可以,他的独门绝技是‘千手观音’,盗术尤其无敌,擦身而过时偷走你东西你都不知,用在击杀方面,也是十分可怕的,出手太快,能挡住他千幻手的真心不多,玩刀什么的都很厉害。”

  &nb痫病症状及原因sp; 果然是个麻烦人物,连一向很自信的段志都不自信了。

    刘坚蹙着剑眉问,“就这个王僧就会给我们带来较大困扰,你对上他,有否胜的把握?”

    “王僧的功夫都在手上,内劲差一些,一力降十会嘛,内劲方面强过他的,他也奈何不了,这位,我看就能挡住他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朝段志指了一下,以她的灵敏感识力,能察知段志的深浅。

    段志心说,这个女人还真厉害,竟能看出自己的深浅。

    他笑道:“那我能不能胜他?”

    “能胜但很难将他怎么样,王僧的手和灵巧身形都是出了名的,滑溜的太厉害,一般人根本拿不住他,除非有令他不逃走的原因,否则我和你一起出手都留不住他。”

    这下连刘坚都翻白眼,“这么厉害吗?”

    “可能比我说的更厉害一些吧,我也不想打击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那得用枪来对付他了。”

    刘坚这么说,他再快也快不过子弹吧?

    “你有吗?”

    苏晓白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刘坚笑了笑,“我没有,他有。”

    说着指了一下叶奎。

    “就算不一定真的开枪,也有震慑作用吧?”

    苏晓看了一眼叶奎,撇撇嘴,“但愿有些作用,”

    “另外两个呢?”

    “一个是女人,貌美如花,但心黑血冷,是陈豪的金牌杀手。是个混血儿,不难辩认,但一般认出她的基本上丢掉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狠?”

    “嗯,最后一个。是个神神道道的异人,据说与陈豪是合作关系,每次都是先收钱后办事,事办不成也不退钱,而这个人极少露面。单独行动的,只与雇主电话联系,见过他的人极少,只是听说过有这么个人。非常的神秘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判断,陈豪这次会带着这三个人来福宁吗?”

    “一般来说,他出外办事都会让这三个人暗中相随,何况这次要做的事非同一般,肯定是精英出尽!”

&洛阳正规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nbsp;   苏晓也隐隐感觉到了某种压力,所以做出这样的判断。

    毕竟陈豪来福宁是冲着她的,她拉了刘坚趟这混水。可以预见,陈豪的三张王牌肯定都在针对自己,那么,苏绚呆的宅子是不能回去了。

    她想到这一点的同时,刘坚也想到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隔着苏晓,他对苏绚道:“给你老妈打个电话,让她们今天去你小姨家,不要回那里了。”

    苏绚哦了一声,就掏出手机来拔号。

    目前看来,江浙会这拔人是来者不善。虽说不是冲着刘坚他们,但此时他们也搅进了局,再想抽身亦没可能,主要是人家盯上了苏家。这是刘坚所不能容忍的。

    而且他现在和苏晓的关系也比较特殊,挟着苏绚在中间,只怕以后都疏离不了的。

    龙虎秘门真要培养苏绚成为下一代圣女,对她来说是个好事,至少龙虎秘门的资源会倾斜过来,是友而非敌。

    若关系能进一步的话。兴许可以考虑双方合作,共同开发龙虎令蕴藏的那份秘藏。

    因为真正的龙虎令还在刘坚手里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不是时候,江浙会等七八家合起来要分润秘藏,不然也不会合资抢下‘假令’来找龙虎秘门谈判,这个时候若曝光那上假令,必定掀起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再者说,刘坚还没有摸清苏晓这妖妇的真实心意,自然不敢冒然行事。

    江浙会来找苏晓的麻烦,无非是迫龙虎秘门坐下来谈秘藏的事,寻宝嘛,最后分钱,二十几亿买了个假令,这让他们知道真相,还不都疯了啊?

    这七八股势力一但联合起来找事的话,刘坚他们加上龙虎秘门,再加上陕佬会也抵挡不住啊。

    按这个形势来看,就是分化他们,让他们七八家内部先起矛盾,最好是能叫江浙会的陈放成为众矢之的,那形势就可能转变过来,最坏的结果,也不会波及刘坚他们。

    问题是现在被苏晓害惨了,这女人盯上了刘坚,似发现了什么,然后又因她而引来的江浙会等人,这麻烦是一波接一波的。

    私底下,刘坚寻思着怎么应付,光一个江浙会陈氏就这么难应付,其它几股势力一起拥过来,那还得了啊?

    有什么办法能叫江浙会他们乱起来呢?

    事因龙虎令而起,还得从它身上打间歇性癫痫病可以治好吗主意,如果龙虎令突然丢失什么的,江浙会陈大佬又给不出合理的解释,说他想独吞也有人信呀?对不对?

    突然泛起这个心思的刘坚,脸上浮现一丝诡秘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在笑什么?”

    显然,好几个人都在注意他呢。

    谁让他是众人的主心骨啊?

    问话的是坐在身边的苏晓,她此刻感觉的到,刘坚是这伙人的‘老大’,这小子年龄不大,势力却不小呀,想想陕佬会也在他掌握之中,苏晓更不敢小觑他。

    “那个王僧,有什么弱点没有?”

    “弱点?”

    苏晓拧秀眉一怔,“我想想啊……有过个关于陈豪和王僧的故事,几年前,陈豪去普陀还愿,那夜他女人留住在僧房,他夜里却溜出去找乐子,当时王僧还是普陀一个修行和尚,不知咋就和陈豪的女人发生了一点事,具体发生了什么,没人知道,但陈豪却在次日找王僧的麻烦,闹的普陀道场挺难堪,说什么修行弟子把夜宿的女客给如何如何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呃,却有其事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后来不知怎么解决的,反正王僧被普陀清理出来了,陈豪也和其妻离婚了,再后来有人发现王僧为陈豪所用,具体这里面发生了什么,真没人知道,但有小道消息说,和陈豪的前妻有一定关系的,也有人说,王僧和一个女人出入哪里被人看到,而那个女人正是陈豪当年离异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“能这样理解吗?陈豪控制王僧,是通过一种很尴尬很不见光的特殊手段?”

    “关于这个事,有多个版本流传,但在江浙那边,很少有人敢妄议陈豪的事,一般人就不可能知道这些,你难道要打王僧的主意?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刘坚摸了一下鼻子,“哦,我只是问问,知己和彼,才能从容应对嘛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说,苏晓倒没有想更多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,刘坚就是想打这个王僧的主意,他不是个神盗王吗?看中的就是他这个本事。

    但怎么能把这个王僧擒住呢?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PS:  白天有事,更新来迟,见谅。

    领域文学网手机地址 请分享给您的朋友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© xinwen.ysguq.com  泸州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渝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