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 国奥 >  正文内容

睿策投资董事长黄明:A股要想生存需要有四个“板”

来源:泸州新闻网    时间:2019-04-17




  4月18日,第6届中国私募金牛奖颁奖典礼暨高端论坛在北京举行。北京睿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黄明在演讲中表示,A股要想生存下来,需要有几个板你必须有:第一个板,研究基本面,企业和行业的基本面。第二个板,解读政策。第三,研究心理波动,做行为金融学。第四,保持持续的创新和研发。

  以下为黄明演讲速记部分实录:

  黄总:大家下午好!因为我明天时间的安排不行,非得把半个小时的演讲挪到今天下午,所以耽误了大家的时间。但是,为了补偿,我承诺半个小时之内准时结束。第二、我的节奏要快一点。

  我非常荣幸,也让我感觉非常谦卑,我第一次得了金牛奖。其实我今天主要是来学习,听听大家的一些看法,一些理念。但是,今天我估计所有站在台上的人,我恐怕是加入投资管理行业最晚的,也就是最新的新兵。我2010年开才是大张旗鼓的开干。但是,同时我又是这里面最老的一个,我1964年出生的。

  我为什么做了这个?是因为我以前不是干投资的,我以前是做金融学教授的,我以前是学物理,到美国拿了物理博士,又做金融博士,在芝加哥商学院教了两年,到斯坦福商学院教了七年,到现在还是美国康乃尔大学金融学的兼职教授。但是,为什么我来做资管这个行业呢?就是几年之前,我40几岁的时候问自己,我到快死的那一天我后悔什么?我肯定后悔我没有实战。我说今天把所有都放下,就来实战。

  我要做实战有两大考虑:第一、我研究的领域叫行为金融学。这个学科我的终身教授在美国也是靠这个学科的研究拿的。行为金融学在前年得了经济学诺贝尔奖,不光学术上得到了肯定,在实战中得到了非常强烈的肯定。跟我一块做行为金融学的那一批美国教授,包括康乃尔好几个教授都被美国资产管理界挖过去了,比如高盛的量化投资部门的主管,比如一个教授做了巴克莱管一万多亿美元的交易总监加上研究总监。你能想象吗?当市场足够大的时候,这时候科学化,大数据的模型就非常重要,所以我不是心血来潮,而是所有这些教授、朋友都出去创业了,做的轰轰烈烈。

  我心里琢磨,行为金融学是什么学科?刚才江晖讲的我非常赞同,它讲的就是市场部理性。大家不要觉得股价主要由资本面决定,其实股价很多由心理驱动。所以,行为金融学专门研究心理因素对股价、股市的影响。我当时想象,A股比美国更不理性。这么多朋友都能在美国用行为金融学,A股更可以用行为金融学。这是我的第一个初衷。

  我的第二个初衷,今天坐在这儿的这些人,你们真是中国最幸运的一批人当中的一小部分。为什么?中国经济发展到现在,你说说下面十年,哪几个行业敢拍着胸脯说我们有十倍的增长空间,很多行业不可能有这样的空间了。但是,资产管理行业,就轻轻松松,下面十年能翻十倍以上,我觉得十倍绝对低估了。我说两个数据,中国最大的管理公开的专业化管理资产的平台是谁?我估计还是华夏基金。3000多亿人民币,算成美元600多亿美元,美国最大资产管理平台是黑石的那些相关的出来的做二级市场的,就是黑研(音译),四万亿美元。那就是中国的六七十倍,你觉得美国的财富是中国财富的六七十倍吗?不是,中国下面有很大的增长空间。还有一个数据,美国整个国家被专业化团队管理的资产除以它的GDP的比例,比中国相同的比例高几十倍。所以,中国在这个空间非常大。

  最后我除了两个数据,再讲一个理论,每个国家当经济增长时,财富创业的人,做实业投资,经济增长不动的时候,恰恰是资产管理开始起飞的时候,也就是我们的行业才刚起飞。我相信在座的很多人济宁羊羔疯要怎么治疗呢资金的扩容量,我们几个基金基本上不让扩容了,你们能够轻松感受到这个行业爆炸增长的空间。所以,因为这两大原因,几年以前我加入这个行业。加入这个行业经过很多波折,因为我2011年1月份成立基金,经过一些波折之后,我们到2012年终的时候,跟我同比例的合伙人张瑾(音译)女士加入了,给我理念上有很大很大的影响。所以,我们这个公司,2011年到2012年的业绩,跟行业相比,不算差,到2011年11月,还是阳光私募第七名,我说再冲一把,结果把第一批投资人全给吓跑了。后来短短几个月,我们走过了江晖刚才说的那一段艰苦的私募历程。

  我们想明白一个道理,投资人要的是稳健、控制回撤,年复一年的回报,他不是要发财,当然有一批投资人希望发财,希望能给我翻倍。但是,假如你说,我每年给你赚15%以上,最大回撤不超过5%,打个比方,你可以用海量的资金。为什么?这就说到资产管理行业了,美国一个特有名的教授说了一个观点,这个观点是资产本质上管的不是资产,管的是投资人的信任。黑研(音译)四万亿美元的平台,你到后来讲策略吗?就是因为这个品牌别人信任他。资产管理特别逗,美国后来那些大的品牌,每年多两个点就不错了,基本上信任就跟着你走了。

  资产为什么说是管信任呢?因为资产管理这个行业特别大的特点就是它永远是把懂金融,没钱和有钱不懂金融的人怎么连在一块儿的问题。投资人就是有钱不懂金融,在美国社会,好莱坞、明星,杜邦家族的后代都是典型的对冲基金,绝对后裔的投资人,但是他们不懂金融。为什么?因为他们的孩子,一生下来就是几亿美元的财富,学金融多苦,都是谁学金融呢?都是你我这样的,靠父母没戏了,进大学玩命学习,听说赚钱赚的快的就是金融,于是管理学要做基金经理。所以,我们懂金融学的往往没有自己的财富可管,非得管别人的钱,这就是问题了。你懂金融,没钱,别人有钱,不懂金融,你怎么赢得他的信任。

  投资人不管你多牛,你只要给他亏了钱,不管历史上给他赚了多少钱,他就开始不信你了。美国长期资本管理公司,其中好几个合伙人是我的朋友、同事、合作者,曾经是别人求着他们给钱,最后强迫别人把钱退出去了,第一次大亏,没人给他们钱了。所以,资产管理本质上是怎么管信任,而管信任最难的就是回撤以后不能给人讲金融。投资人听不懂,说我要懂金融,就自己管了。

  所以,我们不管理论也好,实战也好得出一个结论,要想维持住投资人的信任,就控制回撤,每年给他赚钱,做到这一点就行了。打个比喻,你们做基金经理,你们手头什么股票能拿得住?很多人翻倍的股票,中途被甩出来了,因为这股票涨着涨着,有时候把你砸晕了,你对它失去信心了,你跑了。其实投资者,基金也是一样的道理,假如告诉他,我就不回撤,最大控制在多少点,下一波股市跌到四五个点,我就挺住了,他就信任你了。所以,我们觉得用这么简单的方法来保护,维护投资人的信任,这一点我多花一点时间讲。

  我们2012年终设立了这么一个目标,我们跟投资人说,我能做这个目标就接着做,做不了这个目标,就改写目标,把回撤控制一下。我给大家汇报一下,我们2013年差不多做到了。我们24%的净汇报,5%点几的最大回撤,是钱荒那个6月份砸出来的,正好是4倍的,刚才江晖说的风险收益比,国际的风险标杆是1倍,因为我们当时规模确实没有江晖大,所以我们设了一个比较猛的指标,就是3倍,每年的净回报,除以每年的最大回撤,我们给你3倍,而且我们每年算,2013年我们净回报38%,这个还是蛮骄傲的。今年除了下一个星期一不算,我估计很多基金没有多少回撤资阳治疗儿童癫痫病医院哪家好,但是因为很多市场没有做巨大的调整,去年还是有很大调整,所以我们这两年做到了,我们希望今年还做到,我们还是蛮有信心,今年也能做到。连着几年做到之后,规模到一定量,我希望跟投资人说,能不能把最大回撤放十个点,这样灵活度更大一点。

  所以,我特别赞同江晖刚才的很多体验,投资人需要保住他的信任,而且年复一年给他赚钱。做到这个的确很难,很辛苦。怎么样才能做到我能控制回撤呢?我们认为你必须做几件事情。第一、你必须只投大胜算的机会,江晖刚才很牛,说要投90%的胜算,我们朴素一点,能有80%胜算我就非常高兴了。但是,必须是大胜算的机会你才能投。从投资角度来说,我的资本、风险额度是有限的,要把有限的胃口,不要吃咸鱼、咸肉,要等山珍海味。投资人也是一样,要等大胜算的机会,什么叫大胜算,有人知道企业能行,因此拿两年,肯定赚钱,这是大胜算。但是,对投资者关心回撤的基金来说,这不算大胜算。为什么?两年肯定赚,3个月来百分之十几的回撤,投资人就不干了。所以,我们的大胜算是指两年大胜算,6个月大胜算,甚至下面几个礼拜也不会给我亏百分之十几。所以,这样就对自己要求及其严了,的确很累,我盼着那天,我给投资人写一封信,我再也不5%回撤了,10%回撤。

  你要想实现长期、中期、短期的大胜算真的很累,必须关注A股市场里面所有股价波动的风险,必须全都有竞争力,能够控制住,或者计算来。投资有句话叫赚在长板,死在短板。我们这个行业什么叫死?你们跟投资人说,五年跟着我,不会大回撤,但是会大赚。所以,我必须要控制自己对各种风险来源的把控,因为我必须要求自己没有短板。我们这个团队要求自己在所有风险来源点都能够把控住,这就是我们讲多策略投资,就是在于我们不能有短板,不能盯着一个打。刚才一位嘉宾说必须专业化,盯着一个,但是盯着一个就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,但是A股必须八仙都得有,我认为A股要想生存下来,需要有几个板你必须有。

  我稍微谈谈对我们团队自己的挑战。第一个板,研究基本面,企业和行业的基本面,这在整个市场都是一个极大的板。所以,这个方面不用多说了。而且你要在美国市场这么多年待下来,研究基本面就够了。所以,美国很多基金经理靠这一个板打几十年漂亮的回报。但是,那是美国,回到中国必须多几个板。第二个板,解读政策。比如这个周末我们就得玩命的解读政策了,证监会刚才又安抚大家了一把,我们就看星期一大跌。因为美国很少,把美国200多个交易日拿出来看,很少有政府发言人说了一句话,引起股市大跌,大涨。而且每年它说话都是及其小心,渐进性,很少让市场吃惊,而且绝对没有事先的波动。所以,从某种意义上,中国就不一样,中国确实我们政府不断把各种法律法规不断走向完善,又不断做转型,又得维增长,所以它的担子很重,所以需要出各种各样的政策推动经济转型,这就能够引起股市波动很大很大。所以我们A股生存下来,必须要解读政策的能力。

  这几年下来,有人开玩笑,你就看新闻联播,买股票,赚的比谁都好,这也是我们需要解读政策,要到位。另外,心理波动,这就是我当初的初衷,就是要做行为金融学,来投A股的初衷,就是心理波动能够解释股市很多的波动。

  具体讲一下我怎么想的。我们二级市场跟PE投资不一样,PE投资投的基本面过几年就行了,我们不一样,每天有尽职。所以,我们投的每天是股价的波动,但是不光是盈利基本面的波动,也是估值的波动。盈利的波动是我们研究基本面可以研究得来的,但是估值的波动,从很多学术文章证明,你可以说是流动性,可以说是利率等等之类的。但是,坦率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癫痫科怎么样说,贡献特别大的一个因素就是心理波动。心理在波动,驱动估值。尤其是美国的指数的市盈率肯定跟心理波动最有关系的。所以,我们要想理解市场的很多波动,必须把心理学用上,这是行为金融学,这也是必须有的一个板。所以,很多人都觉得,我是做行为金融学的教授,做了基金,就用行为金融学,其实不是。行为金融学只是我好几个工具的一个,这是帮助我计算、预测、心理波动的一个一整套的模型。

  既然说到这儿,讲一下A股很多同行确实很痛苦。你要看一个基金的净值特别稳健,基金经理的心里肯定波涛汹涌。所以我们就不断的揣摩市场风险来源,美国老学二级市场投资,中国人老学巴菲特,我觉得错了,它主要是靠买控股买出来的。美国非常棒,为什么?因为美国估值的波动,也就是市盈率的波动相对全球市场是稳健的,就是资金可以自由的流进流出,而且有90年价值投资的传统,估值低了,全球资金就流进太平洋,中国的股市更像堰塞湖,估值高了,资金流出去,好像我们听说QFII卖的差不多了,最多就那么一点,卖完了还能怎么着。估值高了,资金流进流出,额度不够大,所以更像堰塞湖。另外,追究老百姓需要追涨杀跌。所以,我认为利用心理学的模型看股价、指数以及板块的波动特别有用,这是我的体会。所以,是心理学的金融学。

  我1996年加入芝加哥商学院,当时挺骄傲,有十几个学校可以选择。我选择了芝加哥,因为芝加哥太牛了,因为它有米勒的理论,我想跟他们做同事。后来我发现,他们这个理论太愚。米勒经常跟其他教授说,美国证监会最该干的一件事就是把证监会取缔了。他的观点美国股市不需要证监会,因为股价是理性的,不需要保护中小投资人的,因此没有泡沫,也没有泡沫破灭,谁要想忽悠,虚假披露,投资者的眼睛是雪亮的,他占不了便宜,你就知道这个理性理论是做愚。但是我在芝加哥受到一个行为金融学创始人的影响,就是Thaler教授,我把理性理论全给抛弃了,转到行为金融学。所以,这个学科你们真的值得关注,行为金融学真是一个宝藏,可以挖掘很多东西出来。这就是第三大板,就是要对心理波动有一定的能力。

  最后一大板,保持持续的创新和研发。A股的大发不断在变,A股的环境不断在变,水平整合一个政策推出来,我们的盈利模式都得变,我相信大家认同这一点。

  一旦你有四个板,我们怎么才能控制风险?我觉得很累。首先,我得讲要择时,你们这儿的英雄好汉太多了,我只是讲需要择时。有很多投资人会说,美国的价值投资不需要择时,巴菲特不择时,但是巴菲特最择时了。所以我认为你把行为金融学的理论放在美国这个土壤上,因为它有太平洋一样的估值稳健,因此不需要择时,择时很难。但是,你把同样一个理论播在中国这个土壤上,得出的结论就是一定要择时,同一个理论,播在不同土壤上,得的结果就不一样。所以,这一点给予所有在座的择时的同仁,我要给你们提供强大的理论支撑,你们不是瞎搞,是真正有理论支撑的打法。

  讲几个简单的原因,怎么择时就不多介绍了,我们也积攒了自己的工具箱,很累,很辛苦。但是,为什么要择时呢?很多人不择时,都是在美国教科书学出来的。美国的教科书往往给你看的指数有一个风险溢价。那是因为在它这个市场,指数就是一个多世纪就缓缓的往上扬,即使经过互联网泡沫破灭,金融危机,美国股市12年就恢复了高点,14年以后就赚多了。我认为这个国家的确不需要谈择时。但是,美国有三大优势是我们没有的,第一、它估值稳健。第二、美国股市横跨很多均衡的行业。第三、美国的指数真是一个世界指数,美国的标普500家公司,去年一半的利润是在海外算的,所以它癫痫病会造成智力障碍吗真是世界经济的代表,又是一个很多行业的代表,加上估值稳健,三大原因导致美国指数稳健。千万不要以为美国是一个代表,美国是一个特例。你拿着这个特例到全世界走一圈,日本1990年泡沫破灭,没有择时过20几年,日本指数还跌70%,安倍把它搞起来一点,还60%。

  所以,在这样的市场里面操作,我们一定要择时。怎么择时?跟着行业学,我周边有一帮择时的高手,我听他们的,我用我们的量化模型分析心理学,是不是安全,我们有很多方法来择时。但是,没有办法。有人说择时很难,我同意难。要是你想贪婪,靠择时赚钱,的确难。但是,实际上所有事你不贪婪就不难了,我择时不是为了赚钱,是为了控制风险。我要用择时躲避100个跌停板的日子。我们怎么用择时?我的择时体系告诉我安全了,这是一个方面。另外一个方面,我手上正好有一批通过深度研究我特别看好的股票,两个因素同时发了,我就上高仓位,两个因素有一个不够,仓位就得控制。所以,我们辛苦的把择时这么用。这么用,你发现我的择时很朴实,不安全,有可能有100个跌停板的日子,我们就躲开。

  不光要择时,还要选股。我就不班门弄斧了,选股我知道基本面选股,热点主题选股,这个能扩大选股的来源,市场的量化,心理模型,我非常感谢中证500出来了。为什么量化对冲沪深300很惨了,我们搞量化的张宇(音译)说沪深300对冲特多,沪深300在经济放缓的情况下是特怂的,但是它会反恐,但是中证500是个软柿子,但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完美的对冲工具。

  我们最后研究的一个结果,在中国股市我们研究的结果就是你要完全靠价值投资,靠理性理论理解市场的波动选股很难,你很难理解市场,更谈不上稳健的赚钱。所以,几年以前我就开始研究,我都去走访一个高中毕业的,打涨停板的人,我记了两个下午的笔记,到美国康乃尔大学,带着我的博士生研究模型和数据,我给大家汇报我的结论。即使你们不是专业搞投资的,也可以跟朋友吹牛。

  你说中国为什么很多基本面不好的垃圾股反而被人打涨停板?这个怎么用金融理论来解释?我以前的困惑就是怎么来解释?跟现代金融理论挂钩。我的答案是这样的,经过我们的研究终于想明白了,你们知道索罗斯,他的全球宏观,其实有一个打法帮他赚了很多钱,叫金融攻击,他1990年前后打英镑,觉得英镑虚高,就带头打,全球资本加入他,打下来,就赚钱了,后来拿着它打了亚洲很多货币,他利用资本市场不是一个单均衡市场,是多均衡。就是一个垃圾股,没人理它,它就该垃圾。这是符合基本面均衡的。但是,如果有人打他,这就是另外一个均衡。中国游资对股票的打法,其实就是索罗斯用来攻击货币的打法,只不过索罗斯是从高虚位往下打,我们是从下往上打。我两个博士都靠这个毕业了,美国教授听到,还有这种理论。很多人觉得教授就会用价值投资,量化模型,不是的。你要是理解中国有一股力量,就是打涨停板的力量,这种力量从理论上理解它,融入到我们的量化模型和投资体系,这个非常重要。

  游资打法就是金融攻击,原因有一个制度土壤环境和心理因素。比如任何股票可以卖空,尤其垃圾股。第三、“T+0”取消,让打涨停的人不可能同盟,会让他们自相残杀。所以,这三个因素是我们的制度环境,使得攻击的手法在中国A股特别适合。你把这三个因素撇开,还得有行为金融学,还得有心理学。为什么攻击的时候有人跟,为什么最后散户会进来,为什么该卖的不卖,这全是心理学。所以,我体会心理学对中国A股非常重要,当然基本面也很重要,希望将来中国市场走向基本面,越来越成熟。谢谢大家!

© xinwen.ysguq.com  泸州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渝ICP备12007688号